【大阪大学娱乐】冯德伦吴彦祖亲密写真帅气 好兄弟曾演"好基友"


发布时间:2021-01-16 14:12:27 阅读量:616 作者:煜倩

Q大阪大学娱乐:这种性格的改变会一直留在你身上?

冯德伦和吴彦祖一同登上《睿士》封面,二人绅士作派比肩出现,展现出“美少年”之后的成熟质感。抱持着“给华语电影一个惊喜”的信念,冯德伦与吴彦祖合作了电影公司,目前他们的首部作品《太极1从零开始》即将在9月27日上映。

吴彦祖X冯德伦:携手“突围” 不是革命

和之前他做主演的《美少年之恋》开场镜头作对比。没有一头披肩长发,也没有一身紧身衣,眼前的冯德伦只是一身便装,留了一脸络腮胡子,有点故作老成。紧接着,吴彦祖也抵达影棚,直奔化妆室,与冯德伦并排坐下。他们的电影公司突围电影制片公司已经成立一年有余,第一部出品电影、由冯德伦导演的《太极》即将在9月27日上映。给华语电影一个惊喜,也是吴彦祖与冯德伦“突围”的目的,而他们的“突围”是建立在两人十余年的友情与共同的电影审美之上。

二人坐在一起,很容易感受到他们多年友谊擦出的火花。面对吴彦祖,一开始有点寡言的冯德伦健谈多了。当被问到二人在拍摄《美少年之恋》中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时,冯德伦笑着说:“吴彦祖就是一个老外啊,中国人又不会讲中文,我很‘歧视’他。”吴彦祖则用带点北京腔的普通话说:“他很酷,太酷了。”

“一般第一次认识我的人也不会觉得有老朋友、或者温暖的感觉。”冯德伦说,“因为我其实不是一个⋯⋯”

“我觉得他可能有一点害羞吧,不爱说话。”吴彦祖接下去,“你要见过他几次才能聊上天,所以我们拍《美少年之恋》的时候不是那么熟,是之后拍《特警新人类》的时候才开始熟一点。”

冯德伦说:“那时候其实我很忙,我要做乐队,常常拍完就要走,所以私底下没有什么交流。他会觉得我很拽。”

那为什么到拍《特警新人类》的时候就能热络起来?“因为他知道错了,不应该唱歌。”吴彦祖这话把冯德伦逗得哈哈大笑。拍《特警新人类》时,冯德伦已经不再做音乐了。“所以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一起玩。那时候拍一个晚上,收工之后一起去吃早餐、聊天,慢慢就熟起来了。”

同志爱情故事

《美少年之恋》是吴彦祖与冯德伦合作的第一部电影,在戏中他们与尹子维、曾仕贤、舒淇等人上演了一场错综复杂的多角恋。导演杨凡曾经在他的《杨凡时间》一书中写过,同性恋题材的《美少年之恋》曾让不少演员忘而却步,直到他发现了当时在香港旅行、做兼职模特、没有任何演戏经历的吴彦祖。说服吴彦祖接拍《美少年之恋》也并非一帆风顺,吴彦祖对杨凡说:“故事是动人的,但是我想我还是不会拍你的电影。不是我害怕这个题材,一来我从没拍过电影,再说我又不会讲广东话,而且这个Sam的戏又那么重,我怕拖累你们。”

后来杨凡用了一个月时间,天天打电话给吴彦祖,跟他说:“你一定行。”吴彦祖说:“后来我说OK,如果你不怪我,我就帮你拍;如果效果不好,你不要怪我。”于是本来打算回美国找工作的吴彦祖,意外在香港做了演员。“可能因为我从美国回来,比较开放,我不把这个剧本看成一个同性恋故事。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爱情故事,如果故事的角色不是同性恋,大家也能看明白。”

那个时候吴彦祖没有太多考虑未来,他说:“我知道香港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地方。我以为拍完这个戏之后,人家会定义我是个同性恋演员,不会再有机会拍戏了,但结果不是这样。杨凡把我推荐给张婉婷拍了《玻璃之城》,拍完《玻璃之城》接着拍刘伟强的《新古惑仔》,一部接一部,没有停过。”

与吴彦祖不同,冯德伦没怎么犹豫,就接下了《美少年之恋》大阪大学娱乐。“那个时候我在香港主要是做乐队,自己很不喜欢偶像那种东西。我比较叛逆,不想去做偶像的那种感觉比较强,觉得演同性恋很有挑战性,就去拍了。”

难道不怕同性恋的题材会影响到个人形象?

“就是不想做偶像,所以才去拍的,如果不是讲同性恋我也不会接。”冯德伦笑笑说,“如果就是演一个模特儿,我为什么要接这部戏呢?”

摇滚乐与路

其实冯德伦的乐队Dry(另一成员是雷颂德)称不上是典型的偶像组合,至少在音乐上,他们走的是英式流行摇滚风格。“音乐方面我觉得OK,是自己喜欢的摇滚,但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。那个包装完全是偶像包装,就是两个人帅帅的感觉。”

‘糖衣炮弹’的路线不也挺好?

“我不觉得。”冯德伦冷冷地说。“如果是我主导乐队,我会选择美国的重金属摇滚,比较像Metallic那种。”请想象一个紧身衣长发的冯德伦,但要比《美少年之恋》中愤怒凶猛一百倍。并不是冯德伦另类,他继续说:“重金属摇滚在亚洲不是主流,但我念书的时候,绝对是美国的主流。那个时候他们发片是第一名的。我在中学的时候已经在听那种歌了,因为我在(香港)国际学校念书,旁边都是老外,大家一起听差不多的音乐,到美国读大学还是这样。”

Dry解散后,冯德伦赴台湾发展,出版了一张(也是唯一一张)个人专辑。“那个时候在台湾,我也跟他们说,我自己会弹吉他,我想要摇滚那种感觉。”唱片公司真的让冯德伦在专辑里弹了吉他,还用了他写的歌,但却做出一张被冯德伦形容为流行、摇滚“两边都不到岸”的专

“我记得那张专辑叫《帅摇滚 爱不够》,更糟糕。”冯德伦大笑,“专辑发行的同一天,台湾大地震,所以就没有取得好的成绩。我也觉得,那就算了吧。”自此冯德伦就再也没在音乐上做发展,虽然他现在没事时还会在家弹弹吉他。

吴彦祖也很爱摇滚,他在2001年就拍过一部讲述北京摇滚乐的电影《北京乐与路》。2008年,北京朋克乐队Joyside到香港演出,他还专程去看。演出结束后,吴彦祖主动上前和Joyside的贝斯手刘耗握手。“你们演得真不错。”吴彦祖自我介绍道,“我也是个贝斯手。”刘耗当时已经喝多了,只觉得这个观众看着有点眼熟,就说了句“幸会”。等吴彦祖离开后,旁边的朋友对刘耗说:“人家可是个大明星,你不认识吗?”刘耗说:“谁啊?”

“我之前看过他演的《北京乐与路》,但是没什么印象了。”如今回忆起那天的场景,刘耗说,“从那之后我倒是留意他了,开始关注他的电影。感觉这人挺舒服的,不是那种摆架子的明星,要不人家也不会看你的演出,主动跟你说话。”

吴彦祖一直是个低调的贝斯手,他在中学时看了美国摇滚乐队Red Hot Chili Peppers的演唱会,受到贝斯手Flea的影响,开始玩贝斯,还组过乐队。直到2011年香港说唱乐队24 Herbs的专辑首发演出上,头顶礼帽、戴着墨镜、嚼着口香糖的吴彦祖客串出场,人们才意识到他还有弹贝斯的天赋。为了那场演出,吴彦祖练了两个礼拜贝斯,不过他现在太忙,没时间弹了。

吴彦祖有点兴奋地说:“ClintEastwood钢琴弹得很厉害,后来还开了音乐会。我很多事情都当他是偶像,因为他以前是演员,当了导演,还学了音乐,我觉得他的路线比较有意思。”

边拍边学 执起导筒

吴彦祖虽然没有出版过唱片,但在2006年自己导演的伪纪录片《四大天王》中过了一次乐队瘾。他和好友尹子维、陈子聪、连凯组成了一个偶像组合Alive,发单曲、巡演、解散,似

真似假,并用镜头记录下来。

[page title= subtitle=]

“我们找过几个不同的导演,跟他们解释我们想要的风格,跟以前的电影完全不一样,他们就不太明白,所以我们后来就放弃了。”几个月之后,吴彦祖突然发觉,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整件事了,于是他自己做主演之外,还做导演,做监制,做制片人。“通告也是我出的,演员也是我接的,边拍边学。”

吴彦祖喜欢把导演这份工作与建筑学相媲美:“当导演,整个事情都是你控制。我读书的时候读建筑,都是从零开始,想一个点子,然后把这个东

西变成真,是一个挺过瘾的过程。”他运气不错,第一次做导演就拿了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奖。

冯德伦比吴彦祖更早尝试导演工作。“他(吴彦祖)喜欢的东西可能比我要另类一点。我就是比较大众化,像一个一般的观众一样。我希望现在导的戏,也可以带出观众的眼光。”2004年,冯德伦导演的第一部电影《大佬爱美丽》是一部“动作喜剧”(吴彦祖也在其中客串,据不完全统计,两人至少在八九部电影中同时出现)。之后他导演的《精武家庭》和《跳出去》都延续了类似风格。在此之前他还为其他歌手拍MV,2007年还拿过台湾金曲奖最佳录影带导演奖。

“我觉得,只要你对这个作品很坦白、不做作,自己的风格慢慢就会出来。我比较怕那种做作的电影。”冯德伦说,“不管我拍哪一种题材,都是会比较商业的。不是我去故意拍商业电影,而是本来我就喜欢那种电影。我会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看电影,所以不管是拍哪一个题材的电影,最后都会是一部商业片。我也不懂怎么去拍艺术片。很多演员转去导戏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他们第一部戏一定是那种让人看不懂的戏。”做导演很花时间,自从冯德伦做导演后,他就越来越少演戏了。但冯德伦觉得,从演员转做导演,有个优势:“你知道演员会想什么,所以你会用最适合演员的方法去和他沟通。演员是一些非常有情绪的人,你更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让他们有最好的状态。譬如说有时候副导演去照顾演员的时候,他们会以导演作为中心、配合导演。但我会跟他们说,到什么时候才叫演员来,因为我知道你叫演员来,没有拍到他,让他坐五个小时,他一定会不高兴。我和吴彦祖都很喜欢尔东升,因为他是一个演员转导演。为什么他的戏演员会演得特别好?就是因为他以前是演员,他对于处理演员情绪这方面特别强。”

“突围”而起 表达自己

2011年3月,冯德伦和吴彦祖合开突围电影制作公司。这对《美少年之恋》里的“好基友”,成为华语电影圈里的“好战友”。吴彦祖主要负责创意,冯德伦负责公司大方向。

“我们做‘突围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,从朋友开始、从同志开始,一起合作拍片子,慢慢就认识了。我们都喜欢聊一些电影的东西,不会聊别的。可能我们两个年龄的关系吧,我们想把我们十几年谈的东西变成一个事情,所以‘盖’这个突围公司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。”曾经在大学主修建筑学的吴彦祖说。

几年前,两人就有了合开电影公司的念头,但时机尚未成熟,直到冯德伦碰到华谊,“突围”才有了眉目。

“其实我跟冯德伦想合作拍片,华谊就鼓励我们开一个公司。”吴彦祖说,“因为他们也觉得市场有点无聊吧,只有古装片跟浪漫喜剧片。这种状态不健康,我们要试试一些别的类型的片子。虽然《太极》也是古装片,可是我们用了很多不同的手法在片子里,比如音乐是很现代的、有点摇滚的感觉,希望可以吸引年轻观众看。之前我看过许多古装片,太严肃了,很多年轻人不想看,他们看《复仇者联盟》、《钢铁侠》觉得很过瘾,但是为什么我们华语片子就没有这种类型?我们希望可以拍一些很酷、有型、新鲜一点的片子。”

突围和华谊的合作方式是,当突围决定拍一部戏,就必须先把剧本给华谊看。如果华谊喜欢,就会投资,如果不想投资,突围也可以再去找其他投资方。

“突围”电影的拍片方式也很灵活,可以在各个层面找其他导演或电影公司合作。

“做‘突围’有一个好处。”冯德伦说,“时间就是那么多,一年只可以拍一部戏,但你又觉得想参与的话,可以给别的电影做监制。”冯德伦几年前买下1967年龙刚导演版的《英雄本色》版权,本想自己导演,但看过钮承泽导演的《艋舺》之后,决定让钮承泽来拍,自己做监制。“又可以参与、做监制,同时又可以导自己的戏,这对我来说是做突围其中一个很兴奋的事情。”

吴彦祖说:“为什么我们公司的英文名叫Diversion?Diversion就是代表有别的路可以走。我们想让别人知道,有不同手法、不同味道、不同类型的片子可以拍。这不是一个革命,或者反抗,只是一个表达自己的方式。”“成不成功不知道,但是至少有试过去改变。”冯德伦最后补充到。

▼对话吴彦祖

Q:你1997年来到香港,这十五年觉得香港变化如何?

A:表面上好像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我觉得香港人的身份越来越不清楚了。

Q:身份认同的影响对你不大吧?你本来也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。

A:对,但是我觉得影响港片的未来。现在都是(与内地)合拍片了,很多以前港片最拿手的东西不准拍了,比如说黑社会片子。所以香港的导演要想一个新的办法表达自己。

Q:听说《美少年之恋》里你的角色本来应该是刘德华演,你觉得你们像吗?

A:很多人说我们像,我不觉得。只是因为穿了警服,就让人想起来他拍《旺角卡门》的那个造型。可能因为两个人都有一个高鼻子吧。

Q:你有拍什么戏之后觉得从角色中出不来了吗?

A:有,《如梦》,《新宿事件》。《新警察故事》应该是第一次真的感觉到自己的性格有点变了。

A:不多不少会有一点。尤其你要那么长时间投入到一个角色里面,就很难分出来哪一个感觉是自己的,哪一个感觉是角色的。

Q:《新警察故事》在你身上留下什么?

A:一种痛苦吧。因为那个角色什么都有,车、钱、衣服、朋友,但是没有父母的爱。我自己的成长是比较好的,我父母对我特别好,但那是我第一次通过角色感受到一个孤独的人是怎么样的。挺痛苦的,这个感觉就一直待在脑子里。

Q:你从小学武术,现在还有没有练?

A:有,但没有以前那么多,因为年龄的问题,以前难度的动作不会做。但现在都会打泰拳、西洋拳什么的,为了保持身形。我朋友开了个拳馆,我有空的话就会去那边,差不多一个礼拜三四次,每次大概两到三个小时吧。

Q大阪大学娱乐:在三十岁之前有没有“三十而立”的压力?

A:没有太多压力,只有一个想法是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要结婚。后来就真的结了婚。

Q:你曾说自己在三十三四五岁时对工作有了新的认识,你指的什么样的认识?

A:可以说到三十四五岁就不是一个男孩了,开始慢慢地成熟。二十多岁的时候想当导演、当监制,可能还不够经验。到三十四五岁就慢慢地开始有自己的想法,而且有自信,觉得自己能做得到。

▼对话冯德伦

Q:你喜欢电影是否和母亲石燕(演员)有关系?

A:没有。我很大的时候才知道她是演员,她都没有告诉我。我出生的时候她已经没有演戏很久了。

Q:后来为什么会对电影感兴趣?

A: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(1986年吴宇森版)《英雄本色》。这是我记忆当中第一部会让我看很多遍依然会投入的电影。我真的被导演的故事和拍摄手法感动到,还有里面讲的那个关于友情啊、人生啊。

Q:听说你有买下1967年龙刚版《英雄本色》的版权。

A:我在六七年前已经买了那个版权。吴宇森的《英雄本色》也是翻拍龙刚的。本来我想自己去导的,但后来看过钮承泽的《艋舺》之后,我觉得他比我更适合去拍那个题材。现在这个案子是“突围”公司制作,他已经开始弄剧本了。

Q:和做演员相比,现在你看起来更喜欢做导演。

A:目前的阶段是比较喜欢做导演的。

Q:你做导演的时候,会不会有人对你导演和演员身份产生混淆?

A:一定会。我自己的处理方式就是不会管他们,反正你相信我不相信我,都不重要,我就是这部片子的导演,希望你能做到我让你做到的。我不会特意去客气,也不会特意去装凶。可能因为我自己都演过很久戏,对片场比较熟悉,所以我做导演,一个影帝过来跟我讲话,我不会怕他。

Q:做导演哪点让你有满足感?

A:我觉得就是可以控制整个过程吧,可以把握每一件事情,包括你想整部片出来是什么样的,都有权力去管。当然做导演也最花时间,但是我觉得是值得的。

冯德伦 吴彦祖 电影

上一篇: 《火星情报局》第四季:特工们“方”了 薛之谦被“嫌弃”

下一篇: 黄宗泽被问是否有新女友 拿搭档黄智贤开脱


来自邛崃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6
如果你不能对我好一辈子,请不要对我好,哪怕只是一秒钟;如果你不能骗我一辈子,请不要骗我,哪怕只是一个字;如果你不能爱我一辈子,请不要爱我,哪怕只是一瞬间。 回复
来自芜湖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6
如果你不能对我好一辈子,请不要对我好,哪怕只是一秒钟;如果你不能骗我一辈子,请不要骗我,哪怕只是一个字;如果你不能爱我一辈子,请不要爱我,哪怕只是一瞬间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广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6
    若我会见到你,事隔经年。我如何和你招呼,以眼泪,以沉默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遂宁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6
    命运要你成长的时候,总会安排一些让你不顺心的人或事刺激你。 回复

来自攀枝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5
起一座虹桥,指点着永恒的逍遥,在嘹亮的歌声里消纳了无穷的苦厄。 回复
来自孝感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5
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,你不必讶异,更无须欢喜,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。 回复

  • 来自瓦房店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5
    别哭出声,很多人等着看你疼。 回复

  • 来自石狮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5
    生活的乐趣不是生活本身的,而是我们对升入一种更高的生活的恐惧;生活的折磨也不是生活本身的,而是我们因那种恐惧而进行的自我折磨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新沂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4
    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我的习惯是随便走走,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这里的热闹的街巷和冷僻的角落。在这途中,难免暂时地迷路,但心中一定要有把握,自信能记起回住处的路线,否则便会感觉不踏实。我想,人生也是如此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鹿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1-14
    你所知道的不要全说,你所听到的不要全信。 回复

随机资讯 伊能静拍隔离日记传递正能量 秀腹肌健 天眼查:2020年前5月全国有694 卖画、卖房、质押资产,华谊兄弟也活不 王中磊大哥卖2.2亿豪宅 女儿依旧晒 《航拍中国》第三季:从天上看中国,原 易烊千玺第二部男主电影官宣 将搭档新 《奔跑吧》集体“梦回”北宋捉间谍 漕 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正式立项 徐峥宁浩陈 沈昌珉感谢队友郑允浩:他知道婚讯后很 《看我的生活》佘诗曼发廊上班 黄明昊 张柏芝遭男粉丝突袭 面对突变仍保持微 毛阿敏富豪丈夫曝光 曾称"一辈子不公 曝"好声音"学员不签约就淘汰 回应: 《赤壁》卖出北美版权 吴宇森监制奇幻 《归来》在戛纳展映获好评 巩俐打电话 曲婉婷谈"好声音"侵权:你自娱自乐唱 央视主持人曝光 崔永元:尼格买提早就 “准辣妈”罗琦“带着”宝宝唱摇滚 已 台湾知名谐星九孔模仿小沈阳 获网友齐 《碟中谍6:全面瓦解》曝“绝命任务” 2场音乐会助兴北京国际电影节 邓丽君 全球智慧家庭市场化现商业拐点 长虹拿 邓紫棋谈林宥嘉:人与人之间和谐关系 周星驰助理关心吴孟达身体:好好休养 撒贝宁向90后"求职":我年龄大一点 《疯狂72小时》太原点映 闫妮化身“ 广电总局:境外影视剧的长度原则上不得 李易峰杨洋隐私被泄露 涉事女警被停职 "笑脸哥"恐缺席蛇年春晚 拜托李咏要 黄晓明坦承与NBA巨星飙戏紧张 自称 台湾节目提到何炅 蒋欣评价刘恺威小心思太多 张靓颖母亲起诉 欧阳娜娜全部新闻 汪涵杨乐乐大时代
热门专题